在许多严冬季节里,我记得冬至那几天

生命中的每一件事都是画线问题,你得自己决定你要把线画在哪里。你不能帮别人画那条线。当然啦,你可以试试,但不会有用的。遵守别人定下的规矩可不等于尊重生命。如果你想尊重生命,你就得自己画那条线。——约翰·伯格

曲名:なごり雪
歌手:辉夜姬
所属专辑:三阶建の诗
发行年代: 1974
风格:日语流行

なごり雪 - 辉夜姬--:-- / 03:15
(*+﹏+*)

歌词:
汽車を待つ君の横で僕は
在等待火车的你的一旁
時計を気にしてる
我注意着时钟
季節はずれの雪が降ってる
不合时节的雪落了下来
東京で見る雪はこれが最後ねと
这是在东京看见的最后的雪了吧
さみしそうに君がつぶやく
你寂寞地喃喃自语道
なごり雪も降る時を知り
残雪也知道要落下的时候
ふざけすぎた季節のあとで
在这愚弄人的季节之后
今春が来て君はきれいになった
如今春天来临你变得更加美丽
去年よりずっときれいになった
比去年更加美丽动人

動き始めた汽車の窓に顔をつけて
发动的火车的车窗,你将脸贴在上面
君は何か言おうとしている
似乎要说些什么
君の口びるがさようならと動くことが
害怕你的嘴唇轻吐出道别的话语
こわくて下をむいてた
我低下头不敢看你
時がゆけば幼い君も
时光飞逝,年幼的你
大人になると気づかないまま
不知不觉已长大成人
今春が来て君はきれいになった
如今春天来临你变得更加美丽
去年よりずっときれいになった
比去年更加美丽动人

君が去ったホームにのこり
留在你离去后的月台
落ちてはとける雪を見ていた
看着落下又融化的雪
今春が来て君はきれいになった
如今春天来临你变得更加美丽
去年よりずっときれいになった
比去年更加美丽动人

唯一的日子

文/帕斯捷尔纳克

在许多严冬季节里
我记得冬至那几天
每个日子纵然不会重复
却又数不胜数地再现

那几个日子渐渐地
连结为整体一片——
那是所剩的唯一的日子啊
我们觉得时间已停止向前

我无一例外地记住它们:
严冬快要过掉一半
湿漉漉的道路、滴水的屋顶
大阳在冰上愈晒愈暖

情人们仿佛在梦中
彼此急切地吸引
在高高的树梢上
椋鸟晒得汗涔涔

睡眼惺忪的时针
懒得在表盘上旋动
一日长于百年
拥抱无止无终

1959年

三星手机AKG耳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